微信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微信小说 > 月宁安陆藏锋 > 001-004孤凰,月宁安

001-004孤凰,月宁安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001-004孤凰,月宁安
  001休书,升官发财换夫人
  咚……
  被狠狠甩出门去的月宁安,从台阶上滚了下来,重重摔在地上,哇的吐出一口血。
  “你,你们……”她瞪大眼睛,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见,不相信这些人,是奉了那个男人的命令,来驱逐她离开陆家的。
  她是陆家名媒正娶的夫人,是战神陆藏锋的妻子。
  陆藏锋怎么可以这样待她?
  “月宁安是吧?让你白白霸占了将军夫人的位置整整三年,你该知足了。我哥回来了,你作威作福的日子到了,快滚吧!”将月宁安丢出陆府的,是陆藏锋的堂弟陆飞羽,此人也是陆藏锋的左右手。
  月宁安认识他,也知道他,正因为认识,正因为知道,她才震惊,她才难以置信。
  “我是陆家名媒正娶的夫人,不是你说赶就能赶的,你让陆藏锋来跟我说。”月宁安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,抬手抹掉脸上的血。
  她可以离开陆家,也可以被休,但不能接受被人毫无缘由地驱逐,被人丢出陆家。
  陆家对她来说太重要了,陆藏锋这个夫君对她来说也太重要了。没有陆家的庇护,没有陆藏锋这个战功赫赫的夫君庇护,等待她的,必是血雨腥风。
  而且,嫁入陆家三年,她对得起陆家任何一个人,尤其是陆藏锋!
  “你算什么东西?也有资格见我哥?这是我哥给你的,识相的,拿着休书赶紧滚蛋,别在这里碍我们陆家人的眼。”陆飞羽从怀中掏出一封信,甩在月宁安的脸上。
  月宁安侧脸避开,却仍旧被信封划伤了脸。
  “啪”,信落在地,偌大的“休书”二字,跃入月宁安的视线。
  “他要休了我?”月宁安眼眶一红,眼中泛起一层水雾。
  被陆飞羽带人丢出陆家,重重地摔在地上,她没有哭,但看到休书,月宁安眼中的泪,终于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。
  她以为她不会痛,她以为她嫁给陆藏锋只是为了报恩。然而,在看到休书的这一刹那,她的心却疼得厉害,也委屈得厉害。
  她嫁入陆家三年,每月给陆藏锋写一封信,写了足足三年,从来没有收到他的回信。没想到,第一次收到陆藏锋的回信就是休书。
  休书!
  那个在婚礼上都没有出现的男人,在外征战三年,凯旋而归的第一件事,就是休了她!
  升官发财死老婆。她没有死,所以便要休了她,好给别的女人腾位置,是吗?
  “像你这种逼死继姐,替嫁攀高枝的女人,不休了你,还要留着过年?”陆飞羽一脸鄙夷的开口,像是赶苍蝇一般:“月宁安,你赶紧的走……我哥很快就要回来了,要让我哥看到你还在陆府,铁定恶心的不肯进门。”
  皇上可是给了他密旨,要他在他哥进城之前,把这女人赶出去。
  他昨天回来,跟兄弟们喝了一点酒,耽误了事,算算时间,现在他哥人都进城了,他必须赶在他哥回家之前,把这女人打发走,不然皇上肯定不饶他。
  “我没有!”月宁安低头,将休书捡了起来,眼神凶狠的瞪向陆飞羽:“我没有逼死她,也没有替嫁!是她自己逃婚跑了!是陆家老夫人上门,代陆将军求娶我为妻!我是陆家明媒正娶的夫人!”
  昨日,她满心欢喜,命下人好好打理将军府,迎接男主人凯旋而归。今日,她的夫君就给了她重重一击……
  原来,在他心中,她这个未曾谋面的妻子,是逼死继姐,攀龙附凤的恶毒女人。
  陆飞羽不屑地哼了一声:“我哥不承认你,我哥承认的妻子只有相府的苏小姐。月宁安,你以为,你跟你娘嫁入相府,把苏小姐逼走,就能成为相府千金?就能嫁给我哥当将军夫人?你别天真了,也不看看你那满身铜臭的样子,你配得上我哥吗?我告诉你……赶紧的滚,别逼小爷我动手,我可没有不打女人的习惯。”
  “哗啦……”一大盆冷水迎头浇了出来,浇水的小兵得瑟的卖好:“飞爷,你看……我这招厉不厉害!”
  “啊……”毫不防备的月宁安,被浇了个正着,精心的装扮被水淋了个透,手中的休书飞了出去。
  “我的信……”月宁安反应过来后,不是担心自己,而是去捡那封,陆藏锋写给她的休书,写给她的唯一的一封信。
  她要拿着这封信去问陆藏锋,问他凭什么?
  凭什么休了她?
  她月宁安做错了什么?
  “你有病呀,万一把休书淋湿了,你还要让将军再写一份不成?”陆飞羽也吓了一大跳,反手就给浇水的小兵一个爆栗。
  他私下答应了苏含烟,要让月宁安难堪的离开陆府,可他能想到的,顶多就是把她丢出去,没想过让月宁安这么难堪。
  这么欺负一个女人,他飞爷做不出来。
  “飞爷,我这不是,不是看她不肯走吗?将军快要进城了,他回来,要是看到咱们没把差事办好,还不得揍你一顿。”
  小兵委屈的摸了摸头,看到月宁安一身湿,还不肯走,更加的嫌弃了:“你这女人真是不要脸,我们将军都把休书给你了,你还赖在这里干吗?我告诉你,苏小姐命大,她没有死,被我们将军救了,在边境帮了我们将军大忙,与我们将军日久生情、两情相悦。我们将军是要娶真正的相府千金的,才不会娶你这个狠毒的女人,你识相的就快滚。不然等我们将军回来了,有你好受的。”
  “与苏含烟日久生情?竟然看上苏含烟那种假仙的女人,你们将军的眼光真好!嫁给他,算我眼瞎!”月宁安拿着休书的手一紧,在信封上留下重重一道水痕:“陆藏锋在哪里?我要见他!”
  她要问清楚,在她月宁安为他稳定后方,不惜下跪求人;为他与京中官员周旋,受尽委屈;为他筹措粮草,累到吐血的时候,他陆藏锋怎么有脸,跟苏含烟在边疆谈情说爱?
  还有苏含烟!
  当初是苏含烟自己毁婚逃嫁,还害死了她娘,逼得她月宁安无路可走,苏含烟她有什么资格取代她,成为陆藏锋的妻子?
  陆夫人的位置,她可以让给任何人,唯独不可以让给苏含烟!
  陆藏锋进城了是吗?
  好!
  她就当着全城百姓的面问清楚,他陆藏锋有什么资格休了她?
  她不相信,彼时那个不远万里,把她父亲和兄长的尸首带回来的小将军,会这么对她。
  她不相信,那个在她绝望无助的时候,出声安慰她,说不要哭,坏人会笑的小将军,会这么对她。
  她不相信……
  
  
  002狼性,不属于她了
  月宁安抬头看了一眼陆府的牌匾,又看了一眼,站在台阶上耀武扬威的陆飞羽,重重地抹了一把脸,拿着休书转身就走。
  湿漉漉的长发贴在背后,衬得她越发的狼狈,踉跄的脚步、瘦弱的身影,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悲怆与无助。
  “飞爷,咱们是不是太过分了?一群大老爷们,欺负一个姑娘家。”端着水盆的小兵,莫名觉得心虚。
  将军可是交待了他们,一定要客客气气的把人请出去,把事情解释清楚。
  他们倒好,什么也没有解释,像强盗一样把人拖了出来,飞爷更是过分,直接把人丢了出去。待到将军知道,会不会用军法处置他们?
  陆飞羽也心虚,转念想到皇上的密旨,又挺直胸膛,硬气的道:“过什么分,这才从边疆回来,你们就忘了含烟在边疆吃了多少苦了?要不是她,含烟一个大小姐,能被大辽人掳去当奴隶?”
  陆飞羽越说底气越足,就在这时,陆府内,一个小丫头抱着一个硕大的包袱冲了出来:“小姐,小姐,你等等奴婢。”
  小丫头跑得又快又急,直接把台阶上的陆飞羽等人,撞了个仰倒。
  “啊……哎哟,哎哟……”陆飞羽更是倒霉,从台阶上摔了下来,也不知他怎么磕的,直摔得鼻青眼肿,那位手上拿着水盆的小兵更倒霉,牙给磕掉了两颗,血流了一脸。
  在无人看到时,小丫头回头看了一眼,小脸凶猛异常:哼,让你们欺负我家小姐,打死你们!
  “小姐,小姐……”小丫头跑得极快,不过几步就追上了月宁安:“东西我都拿出来了,我还给你拿了一件衣服。小姐,我们换上吧。”
  “不用!世人总是爱在弱者面前表现优越感,狼狈一点才能博人同情。”月宁安脸上已没有悲伤与愤怒,只有冷静与决断。
  她脚步一顿,对身后的小丫头道:“秋水,你回去后立刻清点我们手中的产业,除去胭脂、水粉的铺子外,其他的产业全部在天黑之前处理干净。不要在意银子,半卖半送的卖给与苏家、陆家没有关系的大人们。”
  “啊?小姐,我们手上的产业,少说也有上百万两,天黑之前根本处理不完,而且……就这么处理掉,这也太亏了。”小丫头吓得一惊,险些把手中的包袱摔了出去。
  月宁安停下脚步,横了小丫头秋水一眼:“秋水,你以为没有陆藏锋,没有陆家的庇护,我能保得住那些产业?别说那些产业,我连我自己都护不住。”
  这就是她的悲哀,也是月家的悲哀。他们月家人再会挣钱又如何?他们便是有滔天的富贵也守不住。
  “小姐……”小丫头眼眶一红,眼泪在眼中打转。
  月宁安淡然一笑,洒脱至极:“不过是些身外之物,不算什么。把产业处理完后,你们就把剩下的胭脂水粉铺子一分为二,再各加三万……不,五万两银票送去给陆二夫人和陆三夫人,告诉两位夫人,这是我这个前大嫂,为二姑娘和三姑娘准备的嫁妆。我被休出陆家,这笔嫁妆只能提前交给她们,希望她们能嫁个好夫婿。”
  “小姐放心,奴婢一定会办好。”小丫头眼中的泪,终是落了下来。
  她的小姐呀,这个时候还在为陆家着想……
  小丫头眼中的酸涩还没有收回,就听月宁安又说:“之后,你再去找陆四夫人,告诉她,她的好儿子陆飞羽把我丢出陆家,不承认我这个大嫂,大小姐那份嫁妆就恕我没有办法准备了。另外,再把陆四夫人这三年,从我手中借走的银钱、从铺子里拿走的物货价格整理出来,送去给陆飞羽,让他三日内如数还上。还不上,我这个外人,就要去衙门告他受贿了。”
  她很期待,在另外两位小姐的巨额嫁妆对比下,这位大小姐心里能不能平衡?又能找到什么样的好人家?
  “小,小,小姐……”小丫头惊得都结巴了。
  她们在陆家三年,很清楚那位陆四夫人有多爱财,小姐这么做,不是在剜陆四夫人的心吗?
  太狠了。
  可是,好爽,怎么办?
  “没有人能在欺负了我月宁安之后,还能占便宜,我是商人,我最讨厌吃亏。”月宁安眸色微冷,不过转瞬即逝,很快就恢复如常,低声问道:“对了,今日护防的人是谁?”
  “是程叙程将军。”小丫头抱着一个大包袱,跟在月宁安身边,却一点也不吃力。
  “他有什么喜好?”
  “他个人好马,他夫人倒是好金银玉器。”小丫头飞快的答道,疾步行走并不影响她的思维。
  “有喜好就好,让常天用兵器、用珠宝给我砸出一条路来。半个时辰后,我要见到陆藏锋,在大街上,在全城百姓的面前。”月宁安的脸上,闪过一抹决绝。
  她月宁安不好过,占了她便宜,转身捅她一刀的陆藏锋、陆飞羽和苏含烟也别想好过。
  她月宁安便是无父无母,也没有人可以欺负她。
  他们必须得付出代价!
  “小姐,要不……我陪你去吧?”小丫头心中一跳,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  “我不需要任何人陪!他们说我月家养儿如养狼,我是月家养出来的孤狼,孤狼只能自己去战斗。”月宁安闭上双眼,掩去所有的情绪,步伐坚定的往前走。
  她月宁安,从不吃不明不白的亏,她要为自己讨一个公道!
  走在大街上,看着街边热闹的人群,听着周边的人议论陆藏锋如何英勇,月安宁只想笑……
  当初,陆老夫人上门求娶时说得多好听?
  她为陆家稳定后方,陆家为她提供庇护,让她这个孤女可以在京中站稳脚跟,保她在大周不被人欺负,可这才多久?
  三年!
  现在陆藏锋得胜归来,不需要她这个钱袋子了,就一脚把她踹了,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。
  这人,怎么可以这么无情?
  月宁安一步一步朝城门口走去,泪花在眼中打转,却迟迟没有落下来。
  约莫半个时辰后,月宁安到了城门口。禁卫军三步一岗,长枪挡在两侧,守卫森严,街道两旁挤满了百姓,人山人海,人声鼎沸,朝即将进城的大将军不断欢呼。
  “踏踏踏……”马蹄声响起,月宁安抬头望去。
  只见当年那个俊美而稚嫩的少年将军,已蜕变成为成熟稳重、强大冷酷的大将军。
  他坐在马背上,身姿挺拔,俊美的容颜在冰冷的铠甲衬托下,显得异常夺目,将身后的众人衬托成了可有可无的背景。
  许是刚从战场上下来的缘故,他身上带着一股迫人的杀气与威慑力,叫人不敢直视。
  月宁安看着他,目光充满怀念与不舍……
  这是她的小将军,她守了十年的男人,她放在心尖上的男人,她愿意为他付出一切的男人。
  现在,他回来了,却已不再属于她。
  
  
  
  
  003承诺,相见不相识
  “陆藏锋!”在大军进城,走到跟前时,月宁安毫无预兆的冲了出来,张开双臂,挡在路中间:“陆大将军!”
  男人策马前行,如同一道寒芒,划破虚空的静寂,出现在空无一人的长街上,他身后跟着雄兵万千,但此刻他出现在大街上,他就是唯一!
  无论是两旁喧闹的百姓,还是他身后杀气腾腾的战士,在男人面前都化为虚影,化为背景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